首页 > 新闻 > 内容
骄阳似火——浅谈兰州工程施工现场
- 2018-03-21 -

    兰州工程施工现场一片忙碌的景象,高耸的塔吊、密布的脚手架,钢筋切割机、混凝土浇灌车的声响回荡耳边,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正在紧张施工。抬头,尘土沙砾扑面而来;低头,空荡荡令人双腿发软。

  30岁的王民,湖南邵阳人,在杭州当建筑工有10年了。他带着记者来到建筑劳务13号楼,这幢楼的主体部分已兰州工程施工完毕,开始装饰玻璃幕墙。平日里,那些高楼大厦的玻璃幕墙煞是气派,可这些“大块头”玻璃是如何镶嵌上去的?记者跟着王民一同爬到5楼层高的脚手架,开工了。

  站在宽度不到1米的木板上,记者紧紧抓住钢管往下看,有些发慌,只要稍微一动,整个架子就颤悠起来。楼墙外的太阳仿佛格外毒辣,白晃晃直射过来,汗水顺着安全帽往下流,硬硬的塑胶硌得头皮发疼。

  “一二三,起!”此时,王民和3位工人用吸盘吸住一块玻璃,沿着脚手架,一点点挪过来。这可不是普通玻璃,“这由两块8毫米厚的玻璃重叠成,中间空了12毫米,有80公斤重,有两平方米的面积。这属于小型玻璃,大一点的有150多公斤重。”王民和工友们如履平地般走在脚手架上,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,紧紧地贴在身上,尽管不时用袖口擦汗,却仍赶不上汗珠滑落的速度:“干这活要胆大心细,万一玻璃磕到钢管,整块就碎了,每块玻璃值1000多元钱呢。”

  终于,玻璃移到既定的框架上,王民开始指挥镶嵌玻璃,“左边一点,往里一点……”安装玻璃幕墙不仅是个力气活,还有“技术含量”,王民告诉记者,玻璃要刚好嵌在两厘米宽的横梁里,钉上螺丝,每块玻璃误差不能超过两毫米。“如果顺利,安装一块玻璃要10分钟左右,一天下来,能装60多块。”

  因为这个兰州工程施工要8月底交工,这段时间工人们都夜以继日地在干活,目前已完成70%。现在天气热,早晨5时半开工,到中午11时收工,中午休息两个多小时。一块玻璃装好后,王民跑去喝水,工地上放着桶装的矿泉水,工人们每天要喝掉四五桶水。“我们每天都要吃防暑药,干一会儿活,就要喝水,要不然,很容易虚脱。”

  走出工地、摘下安全帽的一刹那,记者的头发已经湿透,胳膊被晒得发红,喉咙里干得直冒烟。而中午小憩片刻后,王民迎接的又将是难熬的高温。

[[JS_BodyEnd]]